建军史上有汕头浓墨重彩一页
历史
文化

潮商 智慧 未来.png


联系我们
热线:0754-83232222
邮箱:china@chaoshang.net
地址:汕头市金砂东路86号友谊国际大厦5层

建军史上有汕头浓墨重彩一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历史文化

建军史上有汕头浓墨重彩一页

* 来源 : 汕头特区晚报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8-01 * 浏览 : 1008


今天,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纪念日。汕头,这座拥有光荣使命的城市,曾经为南昌起义部队作出重要贡献和伟大牺牲,诞生了史称“潮汕七日红”的红色政权,在建军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页。当年的大埔会馆,如今的八一南昌起义纪念馆,就是南昌起义南下部队总指挥部。近日,记者特地探访这处革命旧址,重温这段光辉历史。


《建军大业》多次提到汕头


位于市区民权路50号的大埔会馆,始建于1926年,是一幢三层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典型潮式骑楼,总面积为1271平方米,各层四面有走廊相通。三年前,大埔会馆经过一番修缮,现已开辟为汕头市八一南昌起义纪念馆对外开放。


会馆讲解员林蔓莉告诉记者,一楼展馆主要介绍“八一”南昌起义前形势和起义过程,二楼展馆分别介绍“潮汕七日红”革命政权、周恩来在潮汕和井冈山会师等共五个部分,展出实物150件,图片190幅,再现了南昌起义军及其南下部队的革命斗争过程。


据介绍,南昌起义后,部队在周恩来、朱德、贺龙、叶挺等同志的率领下向广东汕头进发。当时,指挥者准备在汕头集结力量后,占领广州,而后北伐解放全国。正在全国热映的电影《建军大业》再现了这段历史,里面多次提到汕头。


起义军到达广东境内后,决定以主力取潮汕,留一部分兵力于三河坝,再经揭阳出兴宁、五华取惠州。1927年9月19日,起义部队先后到达大埔县境内的三河坝,实行第一次分兵:朱德率第九军、第二十五师近3000人驻守三河坝,主力部队向潮州、汕头进军。


起义军南进汕头地下党策应


汕头党史研究专家秦梓高在他的文章记载了这段历史:当起义军南进时,广东省委派秘书长(原汕头地委书记)赖先声来汕接应,成立暴动委员会,并多次研究组织暴动与接应事宜。他们组织以共产党员和各工、农会领导的500名工人队伍和300人的农军队伍,并将地下党原藏存枪弹集中起来,还从香港购进炸药自制炸弹,并动员队员搜出刀斧长矛武装自己。为配合起义军入粤,8月30日前后,在敌警备司令部旁、警察局前、招商码头附近爆发炸弹多起,并到处散发传单,宣传叶、贺进军胜利消息。


9月23日起义军占领潮州城的消息传到汕头后,杨石魂以总工会委员长名义发紧急通告,号召工友接应起义军入汕。是晚,工农武装发起攻占各区警署战斗得手后,旋即合力围攻市警察总局,敌凭借高墙与精良武器死守不降。24日早起义军先头部队已进入市区,与工农武装一起攻下警察总局,解除了敌人最后一批武装,占领了汕头市。


汕头成共产党人第一次占领的海滨城市


1927年9月24日,是汕头人民难忘的一天。


在纪念馆的资料中,记者了解到,当年,海关、车站、码头彩旗飘扬,大街小巷挤满迎军群众,大家像过节一样喜气洋洋。前敌委员会书记周恩来在起义军总指挥部会见汕头党组织领导人,宣告汕头市革命委员会成立,赖先声为委员长,古汉忠为秘书长,李立三任公安局长(由徐光英代),郭沫若为海关监督兼外事交涉使,汕头市委协同革委会组织各方力量,迅速开展工作。


这是中国共产党人第一次占领海滨城市。当赖先声带古汉忠、杨国秀等人到市政府接管时,原汕头市长早已逃到停泊在汕头海面的日本军舰上去了,赖先声以委员长身份,着令旧市府人员马上复工上班,协助新政府开展工作。其次是维护社会治安,成立治安委员会。


新政权成立后大造革命舆论,宣传起义军南下意义。当起义军进汕的隔天,革委会就接管《岭东国民日报》,筹办出版《革命日报》,还组织起40个宣传队,到处宣传起义军的主张和南进的意义,安定了人心。同时为起义军筹集军需。


起义军占领汕头的两天后,9月26日中共中央派出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张太雷从香港赶到汕头。张太雷于当天和28日两次在大埔会馆主持召开南方局会议。记者在该馆的三楼看到,有一间房间还保留着当时张太雷在会馆阅览室召开南方局会议的场景。


周恩来四次来潮汕开展革命活动


记者在二楼展柜中看到,有许多周恩来革命活动的历史照片和文字介绍,林蔓莉告诉记者,其中有一张是1926年,周恩来和邓颖超在汕头东征军革命史迹陈列馆合影的照片,甚为珍贵。记者还看到,展台上有周恩来在大埔青溪里铺晚餐的桌子等实物,再现了周恩来莅潮汕的革命活动史实。


周恩来在潮汕的革命活动,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个重大历史事件。据介绍,周恩来从1925年至1931年曾先后四次来到潮汕:第一、二次是1925年1月和10月两度参与国民革命军东征军讨伐陈炯明;第三次是1927年领导八一南昌起义军南征潮汕,建立了历时七天的“潮汕七日红”革命政权;第四次是1931年底从上海党中央通过地下交通线、途经汕头,到达江西中央苏区。


周恩来在潮汕期间,为中共潮汕党组织领导武装斗争和开辟革命根据地奠下了基础,起着极其重大的作用。同时,对以后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武装斗争、军队工作、革命政权建设、统一战线工作、地下交通工作和建国后的革命和建设,都起到直接的借鉴作用和影响。1930年,周恩来直接领导开辟了一条由上海—香港—汕头—大埔—青溪—永定进入苏区的交通线,为苏区送去了数以千吨计的药品、枪械、无线电器材等物资。汕头交通站当年就曾设在镇邦街7号、海平路98号绝密交通站坚持长达4年。


潮汕“七日红”影响深远


起义军进占潮汕后,蒋介石急调二万多军队,向起义军围攻。起义军经过沿途作战和长途跋涉行军,已不足万人兵力,在军事力量悬殊下,同国民党军开展激烈奋战。


1927年9月28日,躲在汕头海面的敌兵舰陆战队,上岸袭击总指挥部与起义军进行了巷战。9月30日战斗在汤坑汾水的部队失利,潮州也因力量单薄而失守,起义军不得不退出(汾水)战场。当晚,周恩来召开前委会,决定放弃汕头,所有机关部队于午夜二时撤出汕头市。当时周恩来患病发热,还亲带一连人垫后。杨石魂和部分工农武装人员也随军撤退。起义军离汕后,赖先声与黄居仁等人处理善后工作。


南昌起义军在汕虽然只停留短短七天,但期间建立起红色人民政权,组织工农武装,镇压反革命,人民群众扬眉吐气,这段光荣的潮汕革命史,称之为“七日红”,其影响极为深远。汕头作为起义军路线的重要节点,为中国革命、为建军大业作出突出贡献,永载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