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曹营恋歌》演绎全新曹操
潮音潮乐

潮商 智慧 未来.png


联系我们
热线:0754-83232222
邮箱:china@chaoshang.net
地址:汕头市金砂东路86号友谊国际大厦5层

潮剧《曹营恋歌》演绎全新曹操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潮音潮乐

潮剧《曹营恋歌》演绎全新曹操

* 来源 : 潮州日报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5-17 * 浏览 : 1031

41.jpg
▲《曹营恋歌》剧照

看过不少有关曹操的戏,比如《梦杀》,“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他一直以反面人物出现在戏曲舞台上,行当上也多以净角示人,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其阴狠奸诈的性格特征。未承想,市潮剧团打造的古装潮剧《曹营恋歌》,却大胆打破窠臼,首次颠覆以往传统的人物定位,给观众呈献了一位怜才惜玉的正面老生形象。笔者在潮州文化艺术中心大剧院,观看剧团招待新加坡潮安会馆访问团演出,就与全新的“曹操”撞了个“满怀”。


当晚饰演曹操的是优秀青年演员黄奕凯。看过黄奕凯不少老生戏,声腔动人,表演可圈可点,但担纲扮演像曹操这样有深度的历史人物,则尚属首次。历史上的曹操是一位运筹帷幄的著名军事家和政治家,统领三军,戎马一生,同时又是一位精诗文擅书法、诗书并辉的杰出文学家和书法家,而从剧情来看,曹操是一名不乏温情的大丈夫,通过他与歌伎来莺儿以及王图三者的情感纠葛,反映了他的精神生活和内心世界。


从整体的人物塑造来看,黄奕凯是成功的。他抓到了人物的“魂”和戏曲的“韵”,演出剧本所要的刚柔相济的“这一个”。戏曲家李渔说过:“物理易尽,人情难尽。”《曹》剧说到底是一出“软功戏”和“情感戏”,人物表演上必须有“情”方能打动人。鲁迅有诗云:“无情未必真豪杰”,剧中的曹孟德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帅堂上,在议战和处置贻误军机的王图时,黄奕凯通过不容置疑的语气、高昂的音调、刚健的台步和手势动作,突出曹操威武豪迈和干爽霸气的性格特征,而在后营里,特别是在与来莺儿的对手戏中,则通过刚中带柔的“唱做念表”,体现其深沉柔和的精神气质。


千百年来,人们或许只看到曹操在群雄争霸中刚强枭勇的一面,但事实上曹操也有着悲悯的情怀,这并非凭空捏造,而是有章可循的。从流传下来的一些诗章,比如《薤露行》、《蒿里行》等,皆质朴沉郁,慷慨悲凉,所反映的便是汉末战乱给黎民带来的苦难生活,体现的便是曹操对民瘼的悲悯之情。当然,艺术的真实不等同于历史的真实,曹操在戏中性格前后的迥异变化,还必须借助有理有据的情节、让人信服的演绎来描述推进。所幸黄奕凯在五场戏中,便演出了人物内心的层次感。从初遇来莺儿时的怦然心动,“青青衣衿,悠悠我心”,于是默许战地收留歌班,到后来随着了解的深入,从爱来莺儿的美貌到慕其才艺及至敬其品格,情感一层层地升华,行为一步步地退让:破例赦免王图,放归来莺儿并夜骑追赠斗蓬,剧情循序渐进,人物内心世界则层层剥白呈现。黄奕凯通过唱腔和道白,以情托声,以声带情,表达曹操的内心活动。如第三场面对来莺儿以死保谏王图,曹操内心受到极大触动,回想多年战场上龙虎争斗,身边妻妾成群,却鲜有“心有灵犀”之人,于是发出“倘若我身遭危难,谁愿舍命表贞忠”的感慨。这一段唱腔,黄奕凯唱得苍朴委婉、舒缓深沉,传递人物感伤的情愫。戏的第四场,当王图在他面前将罪责全部推卸给来莺儿时,识穿王图真面目的曹操又气又恼,此处黄奕凯情绪变得激越愤慨,痛斥王图“忘恩负义奴才相,贪生怕死可怜虫”;而在最后一场,面对王图背叛后的恶语相向和无耻诘问,气愤之余,又以《普天之才皆我爱》的一段唱,剖白内心真情实感,道出对来莺儿倾慕的因由。这段曲的演唱可谓深情酣畅、含蓄饱满又豪气干云。


当然,由于人生阅历、舞台经验和人物理解等各种原因,黄奕凯在人物塑造上还未臻化境,表演上仍略显拘谨生硬,但瑕不掩瑜,通过融合了戏曲程式和表演艺术,黄奕凯在《曹营恋歌》中刻画出了曹操这一有别于以往的老生人物形象。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