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分类
时事
人物
体育

潮商 智慧 未来.png


联系我们
热线:0754-83232222
邮箱:china@chaoshang.net
地址:汕头市金砂东路86号友谊国际大厦5层

《南方都市报》刊登长篇通讯:贵屿铁腕“解毒”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潮商资讯

《南方都市报》刊登长篇通讯:贵屿铁腕“解毒”

来源 : 汕头都市报 发表时间 : 2017-08-08 浏览 : 1007


“要么整治,要么全部关停。”这是曾经满目疮痍的贵屿,面对的难题。


上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汕头市潮阳区贵屿镇涉足废旧电子电器产品的回收处理,逐步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废旧家电回收利用基地。由于技术、资金等方面的限制,拆解户大多采用焚烧、酸洗、热熔等落后的拆解工艺技术进行回收利用,造成当地严重的环境污染。


环境治理和转型升级迫在眉睫。最终,贵屿选择既要保环境,也要保生计,利用循环经济产业园,引入先进工艺技术,集中规范管理拆解行业,通过绿色的发展方式,还给当地老百姓一个绿色的生活环境。


汕头市潮阳区委书记蔡永明介绍,未来,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将以打造规范管理、绿色发展、产业升级、技术先进、效益良好的园区为目标,坚持环境整治和产业建设并重,推动园区提质发展。


野蛮拆解


现在很多的贵屿人都还记得当年“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画面,这一场景伴随贵屿长达二三十年。


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区管委会专职副主任郑金雄介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贵屿还是个经济落后的边陲小镇,当地人养家糊口主要是靠“挑八索”,即挑着箩筐走街串巷,收购鸡鸭毛、薄膜、破铜烂铁以及塑料物品,进行回收转卖。


到上世纪80年代末,贵屿人开始涉足废旧电子电器产品的回收处理,并尝到巨大利润的甜头。更多的贵屿人开始涌进这个行业,使这里逐步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废旧家电回收利用集散地。


杨耿武也是受益者之一,他从事废旧电子电器拆解行业近20年,“以前运气好的时候,一车废旧电子电器可以赚几十万元,一年能弄两车这样的就够了。”那个年代,国内电子电器行业还不发达,电器设备更新缓慢,杨耿武所说的“能赚钱”的废旧电子电器大都来自境外,而且是通过非法走私途径进入中国,俗称“洋垃圾”。


同样尝到甜头的还有拆解工人,余南军是湖南吉首人,今年35岁,十七八岁就跟着同乡来到贵屿打工,在这里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两个孩子现在也在贵屿上学。为什么放着大城市不去,偏要呆在贵屿?余南军的回答很简单,“因为这里的钱好赚。”


巨大的经济利益背后却是环境难以承受之痛。贵屿曾经的电子电器拆解方式被斥为“野蛮”。外界曾用“贵屿味道”来形容当地对空气造成的破坏,这主要源于被外界诟病最多的“烤板”工艺。


曾经几乎家家户户从事的电子电器拆解工作,其中一项重要工艺就是“烤板”,即利用煤炭炉加热,使线路板上的贵重元器件脱落,便于回收利用。加热过程中,线路板上的树脂材料会产生大量烟尘和刺激性气体。


余南军记得,他曾经的工作地点就在老板家的一楼,而未经过任何处理的烟尘废气会由排气管引到楼顶排放,楼上是老板家人吃饭、住宿的地方。“各家各户都在自己家做,小作坊怎么方便就怎么做。屋子里味道稍微好点,外面就很臭很刺鼻。不过我这么多年习惯了,感觉不到那个味道(臭)了。”


还有一种味道来自酸洗,线路板上有铜、金等贵金属,需要靠酸洗提取出来,因此除了烤板,酸洗也是贵屿拆解户常用的工艺。“所以以前进了贵屿就感觉空气又刺鼻,又有一点酸酸的味道。”郑金雄说。


“贵屿味道”还来源于垃圾焚烧。郑金雄说,废旧电子电器和废旧塑料有一小部分没有办法回收处理,连同生活垃圾,就点一把火烧掉,每到傍晚时分,贵屿田地里就会升起滚滚黑烟,臭气漫天。


杨林选是拆解户杨耿武的侄子,20岁出头,土生土长的贵屿人,经历了当地拆解产业的鼎盛时期,也经历了整个成长过程中始终挥之不去的“贵屿味道”。在他印象中,各家门前都堆满货物,装货卸货的时候垃圾、烟尘满天飞,小时候还常去垃圾堆里捡铁珠子玩。“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太可怕了。隔壁镇的朋友来我家玩都会抱怨太臭了。”


铁腕整治


当时的贵屿,废旧电子电器产品拆解、废旧塑料加工从业人员有10多万人。焚烧、酸洗、热熔等落后的拆解工艺技术,造成当地严重的环境污染,除了无处不在的臭气,还有遍地的垃圾和黑如墨汁的河水。


其实早在2000年左右,贵屿的污染问题就受到外界注意,虽然当地政府曾经多次对非法拆解作坊进行整治、打击,但由于涉及面广,污染程度深,又牵涉当地老百姓生计问题,导致整治工作事倍功半。


随着环境问题越来越突出,贵屿整治如箭在弦。“省委、省政府领导来贵屿视察后,态度非常明确,必须解决贵屿环境污染问题,拆解行业要么整治,要么全行业关停。”郑金雄说,如果全部关停,这等于一下子断了17万贵屿人的经济来源,只能开展综合整治。


最终,当地政府决定采取疏堵结合的方式,对贵屿的环境进行综合整治。堵是指加强打击,对所有环境污染行为一抓到底,绝不姑息;疏就是建设一个循环经济产业园,配套环保处理设施,把所有电子拆解户搬迁入园,彻底解决贵屿环境污染问题。


2005年,国家发改委、原国家环保总局等六部委批准贵屿镇为第一批循环经济试点单位。此后,贵屿镇开始着手规划建设以废旧电子电器产品集中处理场为载体的循环经济产业园区,总规划建设面积2500亩。广东省发改委把集中处理场项目列入2010年省重点项目,省环保厅同意贵屿镇开展“废旧电子电器产品集中处理场试点”建设,2011年省经信委也将其认定为“广东省第一批省市共建循环经济产业基地”。


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的建设历时十余年之久。“2003年的时候,政府就筹划要建一个产业园,但就像贵屿名字里带个‘贵’字一样,这里也是寸土寸金,要拿下千亩土地不是容易的事,园区土地是在2011年才拿下来的。首期建成华美片区(500亩)、联堤东洋片区(450亩)。”郑金雄说,解决完最关键的土地问题,园区建设就进入正轨,此时要解决的是拆解户入园的问题。“不可能像菜市场一样一户一户地进去”,最后采用的方式是多家拆解户组合成立公司,然后以公司的名义入园。当时成立公司的方式主要有三种,同村拆解户联合,亲戚朋友自发组合,以及根据生产线关系组合。


截至2015年12月,由1243户电子拆解户组成的29家公司、218户中小塑料造粒户组成的20家公司,全部搬迁进园。


园区内的拆解户接受统一监管,而园区外则是彻底杜绝。贵屿对于拆解户的整治几乎与园区规划和建设同时进行。贵屿环境污染综合整治工作情况汇报中介绍道,当地成立环保分局、环保警察中队,组建夜间打击小组,持续开展流动巡查、定点设卡、机动检查,及专项打击行动。2012年以来,共取缔了2469家电子拆解户,拆除了3245套排气烟囱和集气罩。


“随着打击行动的开展,老百姓的环保意识也在增强。之前镇上接到举报,说隔壁有人烤板,结果调查发现是卤味店用沥青拔毛产生的臭味。后来要求这家卤味店搬离了住宅区。”郑金雄说。


规范生产


对于传统粗放的电子电器拆解行业,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见招拆招,将每一个可能产生污染、存在风险的环节进行规范。


首先是原料来源和成品输出问题。如拆解户杨耿武介绍的,曾经贵屿的废旧电子电器大都是走私而来,这在现在是明令禁止的。汕头市环保局《关于进一步强化贵屿地区电子废物规范化管理和打击进口废物加工利用环境违法行为的通知》要求,贵屿要在镇内各重点区域、村道、路口全天候覆盖设卡堵截非法电子废物,同时加强与海关缉私部门合作切断非法进口“洋垃圾”链条。


在产业园内,专设占地86亩的废弃机电产品集中交易装卸场。所有进入园区的废旧电子电器都在这里集中装卸、集中交易、集中管理,确保货物流向清晰、交易行为规范。杨耿武介绍,可以通过集中交易装卸场提供货源,也可以自己联系卖家,但每一袋货物进拆解场前都必须先到集中交易装卸场接受检查和登记。生产产品的销售也是这样操作。


对于烤板、造粒产生的废气,园区专门配套了废气环保收集处理设施,对废气进行收集,统一处理,达标排放。“进园区工作之后,不管操作间里还是外面的空气质量都变好了,没有那么重的味道。”废气得到妥善处理,拆解工人余南军感受最为明显。


此外,园区还建成占地50.3亩的贵屿生活污水处理厂,总设计处理规模3万吨/日,建成日处理规模1.5万吨。同时建成工业污水处理厂,设计处理规模为250吨/日,可实现水资源90%以上的循环利用。


为了取代线路板焚烧、酸洗两大落后工艺,产业园引入更先进的工艺技术———中国节能环保集团的火法冶炼技术和广东工业大学的湿法冶炼技术,以解决焚烧酸洗提取贵金属过程中产生的废气、废水污染问题。


以火法冶炼技术为例,“中节能的火法冶炼项目是贵屿土法提炼技术的升级版,原始鼓风炉因为能耗太高,环境污染太严重,土法炼铜的方式是国家发改委明令禁止的”。中节能汕头再生资源技术有限公司刘风华介绍,中节能在产业园内投产的火法冶炼项目,年处理能力为2万吨线路板,采用的是联合国推荐的处理废旧电路板的技术,工艺分为原料处理和烟气的环保处理。熔池熔炼炉,可以提炼出铜、金、银、钯四种金属,拆解户将拆解剩下的废料运过来,可以根据他们的需求提炼金属,主要是以铜为主,生成粗铜锭。


“所有进园企业必须配合园区统一监管,生产流程乃至货物堆放都必须按规矩来,不然就会采取措施,先是警告,落实整改。假如屡教不改,则取消在园区的拆解资格,在园外也不得从事这种拆解行业。”郑金雄说。


修复疮痍


源头污染问题由产业园集中解决,园外遭到破坏的环境也在同步修复治理。省委、省政府总共给贵屿环境污染综合整治工作提出24项任务,除产业园内13项外,园外还有11项。


受酸洗废液和垃圾侵蚀的北港河就是修复任务之一。曾经的北港河两岸遍布酸洗作坊,河水黑如墨汁,有村民在河中洗完衣服,再回家用井水冲洗。在修复过程中,对北港河等约60公里河道沟渠进行清淤清障。


据了解,北港河排沟底泥修复示范工程和北港河重污染河段底泥环境修复示范工程,在北港河选取长200米,宽约80-87米的河段进行修复。经修复处理,污染底泥中的污染物能有效固定在处置单元中,基本无渗出风险,达到很好的修复效果。


龙港、渡头等村(社区)共96亩基本农田土壤修复,采用土壤深翻-植物联合修复、土壤深翻-植物-微生物联合修复、土壤深翻-化学-植物联合修复和土壤深翻-化学-微生物联合修复等4种修复技术修复污染土壤,使种植农产品中重金属的含量达到国家食品卫生标准。现已修复达标。


为解决垃圾围城问题,贵屿还配套建设了北林垃圾压缩转运站和贵屿垃圾压缩转运站,均已建成投入使用。同时配套建设了26个村垃圾收集点和一批垃圾收集转运设备设施,贵屿镇“村收集、镇转运处理”垃圾收集转运系统初步形成。一期工程占地31.5亩的生活垃圾填埋场升级改造工程,也已投入使用,设计日均生活垃圾处理量为100-110吨,库容量9.3万立方米


去年3月底,贵屿环境污染综合整治通过省里验收。贵屿面貌焕然一新,今年7月,南都记者来到曾经拆解规模最大的华美社区,这里空气变得正常,曾经垃圾围城的场景不复存在,道路宽敞整洁,门前堆满的废旧电子电器已被盆栽花草取代,各家各户墙外也不再装有一根废气管道。


但由于受到资金、技术和人才等因素的制约,园区规范提升的任务仍然很重。当地政府表示,将坚持一手抓园外拆解等环境违法行为的打击,一手抓规范提升,着力推进“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运营、统一治污、统一监管”,推动园区提质发展。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